阿底峽尊者的教言

問:「對於一個證悟者來說,僅僅依靠空性的見解和修持,就能成佛嗎?」

答:「如是一切顯現和所有音聲,沒有不是從自心產生的,心體就是明空覺性。證悟覺空無二,就是見解;無有散亂,以正念不斷護持,就是修持;狀態之中猶如幻化般積累二種資糧,就是行為。現在若能對自己的見、修、行有所覺受,則在夢中也能夠行持;若夢中能夠行持,則臨終時能夠行持;若臨終時能夠行持,則中陰時也能夠行持;在中陰時也能夠行持,便決定能獲得殊勝悉地。

 

《大成就者之歌:祖古•乌金仁波切灵修回忆录》

那时候,我还蛮羞怯的,总觉得不该给这么伟大的上师添麻烦,所以我只在他特意要求的时候,才去见他。然而,就在我们最后一次一起散步的时候,他向我透露了他的经验;这是他绝不会公开谈论的事,不知何故他却信任我。

我准备要说的话是直截了当又诚实无欺的。他开始说道:第十五世噶玛巴卡恰多杰是指出我心性的人,他告诉我读书要适可而止;他说,虽然东藏流传很多重要教法的学派,但他说:你得护持究竟传承的教法(1)。因此,你主要的修持就是,维持我为你指出的自性状态之连续性——别试图当个伟大的学者。这是我父亲噶玛巴给我的教诫。所以除了文法与拼字之外,我书读得不多。

然而,从自性状态的修练中,我已经到达了一种层次,在这层次中,整个楚布山谷显现为胜乐金刚的坛城,而且概念性的想法一天比一天减少,而其出现的间隔时间也越来越长。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当我入睡的那一刻,我仍会失去心的当下。虽然为时不超过几秒钟,但我很遗憾得承认,我那时的确无所觉知。

除此之外,无论白天或夜晚,任何时刻,此心已经不再散乱了;见地变得广阔而连续,而且念念不离。这些事我是私下跟你说的,到今天为止,我从来没有跟其他人提过。现在我有信心可以随时面对死亡,而且不会遭遇困境。

他就是这么跟我说的。这些话后来竟然也成为他给我的临别赠言,因为在我返回康区之前,都没有再见到他了。这些话似乎同时也显示了他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

 

 

在这了了分明的情形觉知中,空与有是不二的,清醒、梦境与深睡这三种状态,也都自发地出现在觉知中。
我的孩子们,你们要日以继夜地持续这项修炼,因为这不二的觉知就是自然的解脱状态。
                                             ----宗竹·壤多(Tsogdruk Rangdrol)

 

肯·威尔伯《一味》

12月11日,星期四
睡眠的循环真是令人着迷。肉体睡着了,精微光明次元(心智与灵魂)以及自性次元(无相目睹)却是清醒的。因此肉体入睡时,精微光明次元的心智与灵魂的活动便活跃地出现在梦境中,其中有各种的意象、幻影,偶尔还会出现原型式的光明。到达某一点时,这些精微光明次元的活动也会进入睡眠状态——心智睡着了,灵魂也睡着了——最后只剩下无相无梦的深睡。这其实就是目睹或真我的赤裸本质,其中没有任何的客体(这种从粗钝次元到精微光明次元到自性次元的推演活动,其实就是演化或向上回旋的曲线)。
在深睡无梦的情境中,灵魂会在某一个时刻突然醒来,于是做梦的活动再度开始。因为在梦境中粗钝的肉体局限并不存在,精微光明次元的心智和灵魂(深层的意识)就可以表达出最深的意愿(我们心中的愿望会立刻在梦境显现)——这也就是为什么先知、圣人、智者与深度心理学家一向重视梦境的原因:更深的自我通过梦境在说话,所以请你务必留意。商羯罗、弗洛伊德、吉米尼·克里克特(Jimminy Cricket)都同意:“当你熟睡时,你的梦就是你心中的愿望。”
当梦境接近尾声时(在精微光明次元的梦境与自性次元的无梦状态之间,通常会经过好几个循环),粗钝次元的肉体便开始扰动起来。精微光明次元的心智逐渐消失,代之而起的是粗钝次元的自我取向,然后粗钝次元的肉体也开始从熟睡中清醒过来。肉体醒了,自我也醒了(粗钝次元的自我与粗钝次元的肉体是交互联结的)——简而言之,前意识的人格醒来了——但是人们对这不可思议的旅程记忆很有限。(从自性到精微光明到粗钝次元——从无生到深层意识,从真我到灵魂到自我——这个活动又可以称为向内回旋或向下回旋的曲线。)
一般人在向下回旋的活动中,只要一醒来,所有的过程立刻遗忘。在深睡无梦的情境里,都会转向纯然无相的真我;当精微光明次元的活动升起时,立刻忘却真我而认同灵魂,认同其中的幻影、光明或充满至乐的景象——他们迷失在梦境,误认那就是真实。接下来,当粗钝次元的自我身(ego-body)从睡梦中清醒时,它通常会忘记大部分精微光明次元的情境,除非它努力记起某一个特定的梦,其实这个梦只是精微光明次元的片断幻影罢了。粗钝次元的自我身看到感官运作的外在世界——所有世界中最小的一个——便以为那就是终极实相。它已经忘记自己的真我和灵魂,除了粗钝次元和感官运作的世界之外,什么也看不到了。它不但丧失了自己的灵性和灵魂,连心智也快要丧失了。
(《西藏生死书》描述过这一连串的意识演化活动:从粗钝次元融入精微光明次元再融入自性次元。在这个时刻如果业力现前,自性次元以及精微光明次元的活动就会消失,而粗钝次元的活动就会升起。当你再度醒来时,你会发现又落入了粗钝世界的一个粗钝的肉身中。死亡[就是从粗钝次元融入精微光明次元再融入自性次元]和再生[则是从自性次元融入精微光明次元再融入粗钝次元,每演化一步,就会将上一步忘却]的过程是相同的。如果能主宰清醒、梦境与深睡的循环,据说就能清醒地选择自己的转世。这两种依循大存有链而推进的死生循环其实是相同的——从粗钝次元到精微次元到自性次元,再从自性次元到精微次元到粗钝次元,如果能主宰其一就能主宰其二。这生死的循环无论被吹捧得多高,也只不过是无尽的痛苦轮回罢了。如果能在轮回的过程中做主,就能达到最终极的目标:体悟一味。只有体悟一味,才能脱离残酷的生死轮回,安住于一切万有。粗钝次元、精微次元或自性次元都不是最终极的境界,只有单纯的一味,才是终极实相。)

大多数的人遗忘了自己的高层意识状态——忘了自己的灵魂,忘了自己的真我,忘了独一无二的一味。但是意识变得更强壮时——通过成长,通过冥想,通过演化——这三种意识状态之间就不会出现遗忘、失忆或暂时丧失意识的情况。通过持续不断的目睹,你终于从这个世界解脱,因为你不再是受害者,而是成为目睹本身。进入一味的状态时,你将体悟更深的解脱,换句话说,你已经从整个世界解放出来,因为你就是这整个世界。即使偶尔瞥见一味,你也不可能再回到旧有的状态。呼吸时,你将吸入整个银河;入睡时,你将融入万点繁星;太阳、月亮和辉煌的星星将流动于你的血管,你的心脏将随着仁慈的宇宙在时间中脉动。这一切都是你的真我的显化,你早就消失于夜之圆满中,所以没有任何动静。

 

12 月29 日

这就是为什么拉玛那· 马哈希尊者会说:“凡是在无梦的深睡中不存在的东西,就不是真实的。”那“真实”的东西在三种情境中都是存在的,包括无梦的深睡,而那东西就是纯粹的觉知或无相的真我。每天晚上你的自我感都会死去,你会重新潜入你的本来面目。

上述的三种情况——父母未生以前的你,一百年后的你,及无梦深睡中的你——指的都是同一个东西:存在于你心中但又超越你的目睹,与万有合为一体的空性,在一味中拥抱万有的真我。只有“这个”才是不变的,永远不变的,因为它从未涉入时间之流及其带来的泪水与惊恐。

最后的“灵性测试”就是你和死亡的关系(以上三种范例指的都是死亡)。如果你想知道“究竟真理”是什么,你只需要臣服于上述的三种灵性测试。从事占星学的研究?如果它无法存在于无梦的深睡中,它就不是真实的。在大自然中与狼群共舞?如果一百年后它不存在,它就不是真实的。照顾你的灵魂?如果它无法存在于无梦的深睡中,它就不是真实的。照顾你的内在孩童?如果它不存在于你父母未生以前,它就不是真实的。忆起了过去的轮回转世?如果这件事不存在于无梦的深睡中,它就不是真实的。利用食疗来净化你的心灵?如果一百年后这件事不再存在,它就不是真实的。崇拜盖娅?如果在无梦的深睡中它不存在,这件事也不可能是真实的。

这些相对次元的修炼和转译式的信仰都很好,但请别忘记,它们是次于你的本来面目、次于恒存于当下的神性、次于伟大无生的。“他难道是另外一个人吗?他难道不就是你吗?”

 

創作者介紹

蘭提斯之漫步臨在(封印解除後的進化)

Lant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