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並不是你想像的那樣——摘自 阿迪亞香提《覺醒之後》


確切地說,談論我們在覺醒之際失去什麼,要比談論得到什麼更為有用。我們不僅失去了自己——我們所認為的那個自己,還失去了我們所看到的整個世界。分離只是一種感覺;事實上,說到我們的世界,除了感覺以外,別無他物。 “你的世界”並不是你的世界;它只是你的感覺。所以儘管剛開始這聽上去或許有些負面,但我認為從我們失去什麼、我們從什麼東西中覺醒過來這個角度來談論靈性覺醒,更為有用。這意味著我們所談論的是我們的自我意象的瓦解,而一個人之所以在覺醒之際驚恐萬狀,正是因為我們以前所認為的那個自己開始分崩離析了。
而這確實令人恐懼:它完全不是我們以前所認為的樣子。我從來沒有碰到過一個學生跑回來跟我說,“你知道,阿迪亞,我透過分離的帷幕瞥見了實相,它跟我在心目中設想的樣子非常像。它非常符合我曾經接受過的教導。”通常,學生們回來跟我說的是,“這完全不是我想像的樣子。”
這一點特別有意思,因為在我教導的學生中,許多人已經修行好多年了,他們通常對覺醒會是什麼樣子有著極為錯綜複雜的看法。而當覺醒發生時,它總是跟他們所期待的樣子有所不同。在許多方面,它更宏大,但是在許多方面,它也更簡單。事實上,如果覺醒是真實不虛的話,它必定與我們的想像有所不同。這是因為我們對覺醒的所有想像都產生於夢境狀態的範疇內。當我們的意識還在夢境狀態中時,我們不可能想像出夢境狀態之外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樣的。
 
覺醒之後,你的生活會發生怎樣的改變?
 
覺醒之後,我們看待生命的方式會發生徹底的轉變——或者至少是轉變的開始。這是因為儘管覺醒非常美好,但它常常會帶來一種困惑感。儘管你作為一體自性已經覺醒了,但你的整個人類結構——你的身體、你的心智、你的人格——依然存在。從這個人類結構的角度來看,覺醒往往是一個非常令人困惑的經驗。
所以,我想探索的是覺醒之後的那個過程。正如我已經說過的那樣,只有在極少數人身上,覺醒的那一刻是徹底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是終極的,不需要一個繼續化解的過程。我們可以說,這些人的業報非常輕;就算他們在覺醒之前經歷過極大的痛苦,但還是可以看出,他們的業報和需要處理的製約並不是很深。這是非常罕見的情況。在一代人的時間中,只有少數幾個人會以這種方式覺醒,他們不需要經歷進一步的化解過程。
我一直以來都在告訴人們:不要指望那個人是你。最好相信你和其他人一樣,也就是說,在最初的覺醒經驗之後,你還會經歷一個化解的過程。它不會是你靈性之旅的終點。我試圖在這裡做的是,在你踏上這個旅程之際,為你指出一個或許有用和目標明確的方向。正如我的老師過去經常說的那樣:這好像當你剛剛把腳踏在了前門上,而這並不意味著你已經點亮屋裡的燈了;它並不意味著你已經學會如何在你所覺醒到的那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中自由穿行了。
我非常高興這本書讓我有機會闡述這個主題——覺醒之後會發生什麼狀況;書裡的內容來自我過去所作的一系列講座。現有的關於覺醒之後的生活這方面的訊息通常是不公佈於眾的。它往往只在靈性導師與學生之間心口相傳。這個做法所帶來的問題是,正如我已經說過的那樣,現在有許多人正在經歷這些覺醒的時刻,而他們所能獲得的清晰明了的教導非常少。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寫這本書是為了迎接那個新世界、那個全新的合一境界。
有些讀者可能會在心裡想,“哦,我還沒有瞥見過實相。我認為自己還未覺醒。”其他人或許不確定自己所經歷的是不是覺醒。在這裡我想要專門對這些人說:無論你處在靈性之旅的哪個階段,我相信本書所提供的訊息都是有用的。因為,事實證明,覺醒之後發生的事情與覺醒之前發生的事情是密切相關的。
事實上,覺醒之前與覺醒之後的靈性過程並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只不過在覺醒之後,你可以開始從一個不同的視角來看待這個過程;你可以想像其中一個是鳥瞰式的視角,另一個則是從地面仰視的視角。在覺醒之前,我們不知道自己是誰。我們以為自己是一個分裂、孤立的人,擁有一個特定的身體,活在一個與我們相分離的世界中。覺醒之後,我們還是活在那個世界中;只不過我們知道自己不再受特定的身體或人格的局限,我們與周圍的世界並不是分離的。
另外需要了解的一點是,我們​​並不會僅僅因為有過一次覺醒的經驗,從此以後就再也不會受錯誤知見的影響了。就算我們從一體境界的視角來看萬事萬物,特定的情結與製約還會繼續留存在我們的心智中。覺醒之後的靈性旅程是一條化解我們身上殘留的情結的道路。因此它與通往覺醒的道路——化解我們特定的錯覺妄想、特定的緊縮傾向——並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區別在於,覺醒之前,我們的人格結構感覺更沉重、更緊密,因為我們的整個身份被各式各樣的製約層層包裹。覺醒之後,我們知道自己的身心系統所受的製約不是個人性的;知道它們無法界定我們。了解這個知識、這個活生生的真理之後,化解我們的幻覺就變得更加容易,不那麼具有威脅性了。
所以無論是覺醒之前還是覺醒之後,我們在靈性層面所做的事情其實極為相似。我們只是從不同的角度出發去做它;覺醒之前,我們是從分裂的角度出發,而覺醒之後,我們是從一體境界的角度出發。但是我們實際所做的事情、方法與過程本身,非常相似。你可以說,它們只是發生在不同的層面上。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即將在接下來的章節中探討的所有內容,幾乎適用於你所在的任何層面;你可以把它們轉譯成自己的經驗。
 
質疑一切的願心
 
正如我經常對我的學生們說的那樣,我從來不把自己的教導當成絕對真理,因為試圖用語言來描述真理是一個傻瓜玩的遊戲。這是我們在覺醒之前經常採取的做法——我們把真理變成某些概念,然後對這些概念深信不疑。所以我只是教導策略,而不是教導某種神學或哲學。我提供給你的是獲得覺醒的策略,以及幫助你應對覺醒之後會發生的狀況的策略。
我說的所有話語只是起到指路牌的作用。禪宗裡有句俗語:不要把指向月亮的手指當成月亮本身。這句話我們或許已經聽了不止一百遍了,但我們還是會一再犯同樣的錯誤。所以,儘管我說許多言詞、描述覺醒的背景、使用特定的比喻,我要求你記住,你必須親自領悟我所教導的一切。你必須親自實踐,才能知道它是真的。我所說的任何內容,都無法代替你對自性真實、直接的體驗。你需要質疑一切,並願意停下來問自己,“我真的知道我自以為知道的事情嗎,還是我只是吸取了其他人的信念與意見?我到底知道什麼,我想要相信什麼?我能完全肯定些什麼?”
“我能完全肯定什麼事情?”是一個威力無比的問題。當你深入地問這個問題時,它足以摧毀你的整個世界。它足以摧毀你的整個自我感。你會發現,你對自己的所有看法、你對世界的所有看法,全都建立在假設、信念與意見之上——你之所以相信它們,只是因為別人曾經教你或告訴你它們是真的。除非我們開始認清這些虛假知見的真面目,否則我們的意識就會一直被囚禁在夢境狀態裡。
同樣的,只要我們允許自己認識到,“天哪,我幾乎什麼都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我不知道世界是什麼;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我們內在的某些東西就會開啟。當我們願意邁入未知以及隨之而來的不安全感中,不逃回到熟悉的事物中去尋求保護或舒適時——當我們願意堅定地站在撲面而來的狂風中毫不退縮時——我們就能最終面對真實的自己。
覺醒之後,繼續探索“我能完全肯定什麼事情?”這個問題,仍是一個極為寶貴的工具。問自己這個問題,有助於化解各種局限與觀念,以及固著傾向——覺醒之後,所有這些東西還會繼續存在。
因此,無論你在這條道路上走了多遠,最重要的事情是要有意願在內心堅定地站起來,用這個問題拷問自己,並且以開放、誠實的心態面對你發現的一切。你的覺醒以及你覺醒之後的靈性生活全都建立在這塊基石之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ntis 的頭像
Lantis

蘭提斯之漫步臨在(封印解除後的進化)

Lant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cat
  • 當別人斬釘截鐵地告訴我這個世界的現實 或評價一個人 我感到困惑:為何能確定所感所知即為真相? 為何要說服或試圖限制他人?
    每個靈魂都有自己的功課 當相遇時也許不喜歡難理解對方的皮相 但應該尊重 我無法體會其他靈魂的經歷 而我的不理解對他人的生活無關緊要 我只能肯定關於我的愛好與靈魂不息這件事